1. 先天小说
  2. 都市小说
  3. 婚后心动,黏她上瘾的陆总被虐哭了
  4. 第107章 你还欠我一首歌
设置

第107章 你还欠我一首歌


天才一秒记住【先天小说】地址:xiantian.net

“既难却,其难。”陆深启唇,高脚椅身,走姜黎身边坐,“吧。”

感受身旁沙塌陷,姜黎浑身僵硬,话筒,舔舔唇。

节奏明快奏响,很快屏幕男声部歌词,陆rap完踩点,原唱声风格,声音低沉咬字清晰,让姜黎更加紧张。

段童声声部,姜黎丢陆脸,唱,“布拉格黄昏广场,许愿池投希望……”

短视频清唱声音清甜,伴奏,更显婉转听,淡淡泉水流

昏暗包房,明灭旋转彩灯,陆深盯屏幕墨眸晦暗难明。

曲唱毕,歌声回声,直深清冷声音响,“《月光》歌?”

。”许佳怯怯话筒。

姜黎原再次回许逊边,却身边

“唱错。”陆声音歌声姜黎听见。

姜黎指,耸耸肩,睁瞎话,“首歌唱,其五音全。”

接话,姜黎更

骗,干笑掩饰此刻尴尬。

氛围让窒息,偷偷瞄眼四周,脱身比较吴淼杨珊坐打游戏,忙身侧深高声,“忙什。”

身,被陆深拽住。

耳边飘深清冷嗓音,“首歌。”

话落,便松

姜黎忙坐杨珊身边,探头,俩果打游戏,正全民MOBA游《王者荣耀》。

打王者?”姜黎吃惊,吴淼,喜欢打游很正常,杨珊圈内素“拼命三娘”打。

吴淼熟练操纵机,边帮姜黎答疑解惑,“珊姐近接游戏代言,需表演赛打游戏,练练。”

姜黎点点头,静静坐,明显吴淼法犀利,杨珊视野衔接很熟练。

许佳唱完哥哥叮嘱,融入集体,,“打游戏啊,结束带啊。”

吴淼敢吭声,杨珊思,杨珊许佳付。

许佳知杨珊待见门,“服蔡文姬瑶,带飞绝问题。”

杨珊才抬头,虚虚眼,“吧。”

游戏因杨珊突破口,很快碾压,局结束,吴淼将许佳拉进游戏房间。

吴淼选择打野,许佳选瑶,原本信满满进入游戏,即使匹配,很快十分付。

两方野辅野区相遇,因招,法帮吴淼守护野区,反倒被血。

许佳忍住抱怨,“法师野区帮忙吗?”

路法师杨珊目解,局观非常清楚,概知误导致失败,歉,“思,见。”

。”吴淼觉察氛围,忙打圆场。

更细腻,弥补队友足。

简单,很快再次被平推。

许佳服气,“蔡文姬,瑶太脆。”

,再次失败收场,许佳再忍耐,连连抱怨,“太菜吧,明明经济落送吗?”

吴淼陪杨珊练习游戏,许佳硬加入,,更杨珊爽,见杨珊阴郁脸,“请房间,玩。”

许佳冷哼声,

连输低气压让吴淼杨珊绪很低落,姜黎,“嫌弃?”

?”杨珊脸几分相信。

姜黎点头,“嗯,进圈间,。”

《婚后心动,黏她上瘾的陆总被虐哭了》转载请注明来源:先天小说xiantian.net

相关小说推荐

娇生惯养

娇生惯养

地理课代表 / 文

1.贺水北以为她会和姜铎天长地久。后来才明白,成年人的爱情游戏,深情一文不值。2.沈烨这人,生性自由散漫,不喜拘束,他全部的野心就是贺水北。得到贺水北的那天,他搂着怀中沉睡的人,声音低哑:“小公主,玩了那么久,该回到我身边了。”——爱你从来不是秘密,我要人尽皆知。

都市 80万字 17小时前

绝色偷香

绝色偷香

李清狂 / 文

刚刚大学毕业杨羽,被分配到浴女村支教,寄宿在小姨家里,没想到……...

都市 250万字 一年以前

茫茫

茫茫

顺颂商祺 / 文

老男人推拉过招秦舟跟柏知望同过窗共过苦,如胶似漆地谈了十三年。可是后来胶和漆好像都不太黏,两个人开始磕绊,连说句好话都费劲。这天他们又大吵完一架,柏知望关上门,走了。等半天不见人回,秦舟气得心肝上火,跑出去撒野:“走是吗,当谁没长腿不会走?有本事我们就这么耗着!”弯月衬着单只人影,可怜见的。正挨着冻,秦舟肩上忽然多了件外套。“没走,”柏知望把他裹进怀里,叹口气说,“刚刚是给你买花去了。”秦舟回头一

都市 18万字 5个月前

争锋

争锋

冬虫 / 文

尚未转正的公务员秦百川无意中撞破领导的风流韵事,帮助其解了捉奸之围,岂料这场捉奸大戏的背后竟隐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由此,也揭开了秦百川仕途大幕……

都市 26万字 一年以前

你是否会想起

你是否会想起

年倚 / 文

梁今月当年追江序追得轰轰烈烈,自认使出浑身解数,他依旧无动于衷。追得太累,她索性换了个人喜欢。-再次遇见江序,是十年后的一场相亲。他坐在对面,表情冷淡一如当年,陌生人一般向她自我介绍。她没忍住问,“还记得我吗?”他目光在她脸上停留数秒。怎么可能不记得?那个喜欢他喜欢到一半又跑去喜欢别人的女人。-婚后某天,梁今月忽然翻起旧账,说当年追他千辛万苦,他冷眉冷眼。江序不由冷笑一声,“如果每天来问我一句有没

都市 29万字 6个月前

深陷

深陷

程与京 / 文

丛京从小于沈家长大。沈家人人都对她很好,唯独那个斯文优异的沈家哥哥。沈知聿对外温柔礼貌,为人冷静自持,独当一面,是圈内名声最好的公子哥。然而只有丛京知道他的真正面孔。男人温柔摘下眼镜,视线慢条斯理锁定她:“阿京要叫我什么?”听到他的声音,丛京背脊下意识僵直,手心都出了汗。丛京跟了沈知聿快两年。守着他们心知肚明的地下关系,最终不愿再做菟丝花,顶着压力和他提了分手。当时沈知聿只坐着,指间掐着烟,眼皮都

都市 40万字 5个月前


回到顶部
  • 设置